咨询热线

135-4159-4199

您所在的位置: 泸州交通事故律师网 >成功案例

律师介绍

张定凯律师 张定凯律师毕业于四川大学法学本科,现为四川朝旭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系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四川省律师协会会员。擅长于交通事故、刑事辩护、合同纠纷、债权债务、损害赔偿、婚姻家庭、遗产继承、劳动纠纷、保险理赔、房产纠纷...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张定凯律师

手机号码:13541594199

邮箱地址:676007810@qq.com

执业证号:15105201010154526

执业律所:四川朝旭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四川古蔺县迎宾大道帝锦银都2栋5楼

成功案例

骆某1、骆某2、梁某、罗某某与被告杨朝平、遂宁天龙运输公司、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遂宁中心支公司、赵有龙、泸州福环运业有限公司​、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案

四川省古蔺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6)川0525民初494号

  原告骆某1,男,生于2001年3月8日,汉族,学生,住四川省古蔺县。

  原告骆某2,女,生于2008年7月16日,汉族,学生,住重庆市合川市。

  二原告法定代理人梁某(系二原告之母),女,生于1980年11月7日,汉族,农民,住重庆市合川市。

  原告梁某,女,生于1980年11月7日,汉族,农民,住重庆市合川市。

  原告罗某某,女,生于1943年12月4日,汉族,农民,住四川省古蔺县。

  二原告委托代理人张定凯,四川朝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杨朝平,男,生于1966年5月6日,汉族,居民,住四川省遂宁市。

  被告遂宁天龙汽车运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于恪岱。

  被告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遂宁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四川省遂宁市。

  负责人熊艺,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碧磷,该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许军,该公司员工。

  被告赵有龙,男,生于1986年12月4日,汉族,农民,住四川省古蔺县。

  被告泸州福环运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罗国洪,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童昌益,该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吴春,四川舟畅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

  负责人张俊,经理。

  委托代理人孟凡像,四川康乾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骆某1、骆某2、梁某、罗某某与被告杨朝平、遂宁天龙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龙公司)、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遂宁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永安保险公司)、赵有龙、泸州福环运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环公司)、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月2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祝梅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3月14日,3月21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梁某、罗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张定凯,被告杨朝平,被告永安保险公司的负责人熊艺、委托代理人张碧磷、许军,被告赵有龙、被告福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童昌益、吴春,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孟凡像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天龙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的规定,进行了缺席审理。在庭审过程中,原告申请庭外调解依法扣除审限。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四原告诉称,2015年9月7日12时15分许,郑波驾驶被告天龙公司川JXXX**号重型自卸货车(搭乘骆治国),由古蔺县箭竹沿S309线往古蔺县古蔺镇方向行驶,该车行驶至S309线112KM+100M处T型路口时,与德耀镇红光村石河子沙厂往S309线行驶由任正杰驾驶被告福环公司川EXXX**号重型自卸货车发生碰撞,碰撞发生后,川JXXX**号重型自卸货车撞坏桥护栏后车辆侧翻在公路桥下,导致骆治国死亡,郑波受伤,两车及护栏受损的交通事故。本次事故经古蔺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调查认定,任正杰、郑波负该事故同等责任。原告骆某1、骆某2系骆治国子女,原告梁某系骆治国之妻,原告罗某某系骆治国之母。事发后,被告杨朝平作为川JXXX**的实际车主,被告赵有龙作为川EXXX**的实际车主,向四原告支付了60000元丧葬费。川JXXX**号车投保交强险、商业三者险于被告永安保险公司;川EXXX**号车投保交强险、商业三者险于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四原告诉至本院,请求依法判决四被告共同赔偿四原告各项损失费用共计684852元(庭审中变更为681623元),并相互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判令二保险公司在保险责任限额内,直接将赔偿款支付四原告。

  被告天龙公司未予答辩。

  被告杨朝平辩称,骆治国虽是川JXXX**号车搭载的乘客,但发生事故时跳出车外,永安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不足部分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不应在车上人员责任险范围内赔偿;事发后杨朝平垫付了30000元,请求一并处理;四原告的各项损失应按四川省农村标准进行赔偿。

  被告永安保险公司辩称,对川JXXX**号车与永安保险公司的保险关系无异议;该事故不属永安保险公司交强险的赔偿范围,只应在车上人员责任险范围内进行赔偿,川JXXX**号车负该事故同等责任应免赔8%,不承担精神损害抚慰金及诉讼费。原告部分诉求不合理;四原告的各项损失应按四川省农村标准进行赔偿。

  被告福环公司辩称,对本案事实和责任认定无异议;福环公司不与被告天龙公司、杨朝平承担连带责任,只能按责任比例承担责任;川EXXX**号车并未超载,不适用10%的绝对免赔率;被告赵有龙与福环公司系挂靠关系,赵有龙应按合同约定承担相应责任;赵有龙垫付的30000元在计算赔偿时应予以扣除;原告应以四川农村标准计算各项赔偿金额;被抚养人已超出上一年度城镇居民消费标准,应分段计算;精神抚慰金按责任比例进行划分,在交强险中优先赔偿。

  被告赵有龙同被告福环公司辩论意见一致。

  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辩称,对川EXXX**号车在太平洋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商业险无异议,该车事发时超载,应增加10%的绝对免赔率;精神抚慰金按责任比例分摊后实行15%的绝对免赔率;被告永安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和商业险范围内进行赔偿;原告各项赔偿费用计算过高,四原告的各项损失应按四川省农村标准进行赔偿;不承担诉讼费。

  经审理查明,骆治国系原告罗某某之子,原告梁某之夫,原告骆某1、骆某2之父。2015年9月7日12时15分,郑波驾驶川JXXX**号重型自卸货车(搭载骆治国)由古蔺县箭竹沿S309线往古蔺县古蔺镇方向行驶,该车行驶至S309线112KM+100M处T型路口时与德耀红光村石河子沙厂往S309线行驶由任正杰驾驶的川EXXX**号重型自卸货车发生碰撞。发生碰撞后,川JXXX**号重型自卸货车撞坏桥护栏后车辆侧翻在公路桥下,骆治国翻出车外当场死亡,郑波受伤,两车及桥面受损。该事故经古蔺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古公交认字【2015】第005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任正杰、郑波负该次交通事故的同等责任,骆治国无责任。川JXXX**号车的实际车主是被告杨朝平,该车挂靠于被告天龙公司,被告郑波是杨朝平雇请的驾驶员。该车在永安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100万元的第三者责任险(不计免赔),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不计免赔)50000元∕座×1,车辆损失险155200元,车上人员责任险(驾驶员,不计免赔)100000元,不计免赔特约险,车上人员责任险约定”不赔偿诉讼费用及其他相关费用”、”负事故同等责任免赔率为8%”,不计免赔险约定”按照对应投保的险种规定的免赔率计算的、应当由被保险人自行承担的免赔金额部分,由保险人负责赔偿。”保险期间2014年10月31日至2015年10月30日。川EXXX**号车的实际车主是被告赵有龙,该车挂靠于被告福环公司,被告任正杰是赵有龙雇请的驾驶员。该车在太平洋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保险期间2015年3月31日至2016年3月30日;投保了10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不计免赔),精神损害抚慰金责任险20000元,法律服务特约条款10000元,车辆损失险371200元等,其中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条款约定”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及其它法律法规中有关机动车装载的规定,增加10%的绝对免赔率”,不计免赔险约定”发生保险事故时保险机动车违反装载规定而增加的免赔金额保险人不负责赔偿”,法律服务特约条款约定”保险事故进入仲裁程序或司法程序处理阶段,被保险人可委托保险人代为处理各种法律事宜,并由保险人承担因此产生的诉讼费等”,保险期间2015年4月2日至2016年4月1日。事发后,杨朝平、赵有龙各向原告梁某垫付了30000元。原告主张精神抚慰金在交强险内优先受偿

  另查明,骆治国户籍地四川省古蔺县箭竹苗族乡富华村七组68号,但其从2013年4月起就同原告梁某、骆某1、骆某2租住于重庆市九龙坡区华岩镇民安华福C区第4幢9-2公共租赁住房,并实际居住。骆某1(生于2001年3月8日)就读于重庆市育才职业教育中心、骆某2(生于2008年7月16日)就读于九龙坡区华福小学。原告罗某某(生于1943年12月4日)共生育骆全刚、骆治国、骆治惠3个子女,长子骆全刚于2004年死亡。

  上述事实,有四原告提供的原、被告的身份信息,骆治国与梁某结婚证,古蔺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古公交认字【2015】第005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川JXXX**、川EXXX**号车辆机动车信息查询结果,四川菲斯特司法鉴定所川菲司鉴所[2015]病检字第297号骆治国法医学尸体检验意见书,骆治国遗体火化证明,骆治国与重庆市公共租赁住房租赁合同,重庆市九龙坡区华岩镇民安华福社区居民委员会证明,骆某2、骆某1出生医学证明,重庆市育才职业教育中心在校生证明,重庆市九龙坡区华福小学校园卡,骆全刚户口注销证明,事发现场照片6张,重庆市公共租赁住房租金专用收据,电费发票,古蔺县箭竹苗族乡富华村村民委员会证明,丧葬协议,交通费票据;被告杨朝平提供的收条1份,事故现场照片,天龙公司商用车挂靠协议书;被告永安保险公司提供的川EXXX**号车保险单抄件及保险条款;被告福环公司提供的川JXXX**号车保险单抄件,车辆挂户协议,从业资格证和驾驶证照片;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提供的保险条款,对任正杰的询问笔录,事故现场照片;被告赵有龙提供的收条1份等证据在案佐证,结合双方当事人的陈述,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有二点,本院分别予以评判:一是赔偿标准及损失费用的计算。虽然骆治国系农村居民,但其从2013年4月起就同原告梁某、骆某1、骆某2租住于重庆市九龙坡区华岩镇民安华福C区第4幢9-2公共租赁住房,并实际居住,应当参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赔偿费用。由于重庆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高于本院所在地标准,对于四原告请求参照重庆市标准计算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对于四原告的损失,本院依法认定如下:1.原告主张死亡赔偿金25147×20年=502940元;2.原告主张丧葬费45697÷12月×6月=22848.5元,本院予以确认;3.原告骆某1、骆某2在重庆市上学,故四原告主张其被扶养人生活费参照重庆市城镇居民标准计算,罗某某被扶养人生活费按四川农村标准计算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在罗某某、骆某2、骆某1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的前4年,其被扶养人生活费年赔偿总额累计已超出2014年重庆市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18279元,故其被扶养人生活费前4年年赔偿总额只能按18279元/年计算,故罗某某、骆某2、骆某1的被扶养人生活费本院依法确认为154867.50元{第1-4年,18279元/年×4年=73116元;第4年后,罗某某7110元×5÷2=17775,骆某218279元/年×7年÷2=63976.50元}4.误工费,本院支持80元/天×3天×3人=720元;5.交通费四原告主张1171元,虽仅出示了部分交通费票据,本院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酌情支持1000元;6、住宿费本院酌情支持100元/天×3天×3人=900元;7.精神抚慰金本院支持40000元。以上损失合计722556元。二是责任比例的划分。本案责任比例的划分,应先由川EXXX**号车的承保公司太平洋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的部分由太平洋保险公司在商业险范围内按责任比例承担赔偿责任,剩余部分不足部分由川EXXX**号车的车方承担赔偿责任;川JXXX**号车的承保公司永安保险公司在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保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剩余部分不足部分由川JXXX**号车的车方承担赔偿责任。对于四原告请求精神抚慰金在交强险内优先受偿的主张,本院予以支持。本次事故经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任正杰、郑波负该次交通事故的同等责任,骆治国无责任。由于任正杰、郑波系赵有龙、杨朝平聘请的驾驶员,对于其二人应承担的赔偿义务,应由其川EXXX**号车的车方即赵有龙承担50%赔偿责任、福环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川JXXX**号车的车方即杨朝平承担50%赔偿责任、天龙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故对永安保险公司辩解骆治国发生事故时从车上被抛出本车,属本车车上人员,不属本车第三者人员,不适用交强险赔偿,应适用车上人员责任险赔偿50000元的意见,本院予以支持;因川JXXX**号车在永安保险公司投保了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不计免赔特约险,对永安保险公司辩解负事故同等责任车上人员责任险免赔8%的意见,本院不予支持。原告损失中超出交强险赔偿部分的损失为722556-110000=612556元。太平洋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承担612556×50%=306278元,对太平洋保险公司辩解”川EXXX**号车超载,应免赔10%”的意见,有太平洋保险公司对川EXXX**号车驾驶员任正杰的询问笔录在案证实,本院予以支持。故太平洋保险公司负担612556×50%×90%=275650.20元,612556×50%×10%=30627.80元由川EXXX**号车的车方赔偿。永安保险公司在车上人员责任险内承担50000元,剩余306278-50000=256278元,由JXXXXX号车的车方赔偿。事发后,杨朝平、赵有龙各自垫付了30000元,应予以扣除,该费用品迭后,30627.80-30000=627.80元由赵有龙赔偿、福环公司承担连带责任;256278-30000=226278元由杨朝平赔偿、天龙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四原告共应得赔偿共计722556-30000-30000=662556元。《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故对四原告主张四被告相互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骆某1、骆某2、梁某、罗某某因骆治国死亡所产生的各项损失由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内和第三者责任险内赔偿385650.20元,由赵有龙赔偿627.80元、泸州福环运业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由被告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遂宁中心支公司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赔偿50000元,由杨朝平赔偿226278元、遂宁天龙汽车运输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上述款项限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付清。

  二、驳回原告骆某1、骆某2、梁某、罗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524元,减半收取1762元,由被告杨朝平、遂宁天龙汽车运输有限公司负担881元,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负担881元(原告已预交,在履行时由被告一并支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祝梅

                                                                                      二〇一六年六月十二日

                                                                                              书记员   何雪

   (案例来源:最高人民法院裁判文书网,仅供学习参考,侵删)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